173視訊美女聊天室-全民都能幹直播 秀場主播要完蛋?

173視訊美女聊天室-全民都能幹直播 秀場主播要完蛋?

173視訊美女聊天室一、在線秀場時代的尾聲到來了嗎?

2014年年初,當我還持有YY這支股票的時候,曾經寫過文章分析我為什麼持有YY。在文章里,我在對YY一頓猛夸(其實是自我催眠)之後,指出了以我當時的眼界能看到的唯一問題:「YY的使用集中在PC端,在移動端上YY幾乎無所作為,出過幾個APP,但毫無創新,而且動作太慢了,最近才開始在PC端往手機端大量倒流量,成效還有待觀察。」

這個論斷,我當時下的不是特別肯定,畢竟當時以YY這個中型規模的公司來說,盈利情況是非常好的。但時至今日,問題還是來了:YY最新公布的2015Q4的財報,凈利潤同比下降了4%。在線秀場這個行業經過多年的發展,競爭白熱化,幾乎已經飽和了。

另一個我下此論斷但不是特別肯定的原因在於,我並沒有觀察到什麼移動端消費視頻類節目的新場景。除了當時流量較貴的因素一直在制約其發展之外,移動端視頻節目的消費方式其實就是老樣子,無非是在坐車、排隊和咖啡廳等等碎片時間用來看視頻。我認為,只要這樣的場景不發生大的變化,視頻直播領域就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機會產生。

但是,事實證明我的思考方向出了錯:我考慮的都是用戶那一端,並沒有考慮到主播在生產內容的這一端。

上面這個圖是一張典型的YY秀場女主播正在主持中。發現什麼沒有?它大概有這樣幾個特徵:

精緻的妝容;

用心的布景;

專業的麥克風;

專業的攝像頭;

設計過的節目單(歌單);

一播就長達2個小時-10多個小時不等。

二、移動時代的直播是怎麼玩的?

然而,全民直播的時代,播主們的直播方式卻大變樣了,他們更移動,更隨性,也更接地氣。移動的時代,生產內容的方式也是移動的。天,又變了。

對應前面的秀場主播,移動直播有這樣幾個特徵:

隨意的妝容(一般是素顏);

就地取材;

手機麥克風;

手機攝像頭;

內容隨機應變;

直播時間從幾分鐘到一兩個小時不等;

隨便給你們幾個案例,自己感受一下。

1.直播搭訕

這位小哥在洛杉磯念書,有一次課間他即興在教學大廳直播搭訕女生。當然了,他是以自己論文要做調研為由,每個女生問了大概10來個問題,螢幕攝像頭一直是對著老外的,我估計老外也不知道自己上鏡了,大概就是這樣。全程不到一個小時,然後他又去上課了。

2.直播工作

這位小哥貌似是在紐約的唐人街打工,做日料,所以他就把手機架在工作檯附近,直播自己每天切三文魚,做手握壽司,烹煮味增湯的全過程,人氣貌似排在「在直播」App的前三。這個直播一般會稍微長達幾個小時,但有時也會突然結束,根據擬]老闆是否來後廚視察決定。

3.直播足浴

這個特別特別有意思哈哈哈,播主居然直接在去捏腳的時候開了直播,而且全程不怎麼說話,只是和朋友隨意聊天。但是,他也會和直播室里的網友互動,並根據網友的要求轉動手機攝像頭的方向和問小妹相應的問題等等,人氣還挺旺的。

當然了,也有美女對著手機鏡頭唱歌跳舞的類秀場模式。還有什麼直播自己出門吃飯啦,去公園踏青啦,還有空姐上飛機前的準備啦等等,你能想到的生活工作吃喝玩樂的場景,幾乎都有。(是的連啪啪啪也有就是思聰的那款17後來因此還被下架了。)

三、為什麼秀場主播會完蛋?

所以,基本上我覺得秀場類主播會慢慢被淘汰,原因如下:

生產的內容類型太過單一,除了唱唱跳跳奇葩搞笑就沒太多花樣;

數量和頻次相對移動端明顯太少,優秀的節目需要從大數中湧現;

行業進入成熟期,競爭白熱化,很多主播就是賺一個基本生活費;

如果秀場類主播很危險,那麼依賴秀場類主播的平台呢?

YY的移動端App里其實也包含手機直播,但很薄弱,主頻道仍然是秀場。也訝Y能轉型過來,但會很痛苦,畢竟現在的收入大頭是秀場。如果轉型成央A則秀場主播會死掉一批;如果轉型沒成央A則自己日漸沒落。

好了,這篇文章的蛋扯到這其實已經差不多了,如果你覺得還不過癮,那我嘗試再扯幾下。

四、PGC依然大於UGC

但是,要注意,雖然現在的全民直播是如此的百花齊放,但最後能靠這個吃飯的人,依然是少數中的少數。想靠這個吃飯,背後必須要有專業團隊的支撐才行。

專業的團隊必須能夠保證兩點:內容的穩定輸出+變現能力。兩點缺一不可。

如果一直是一個人利用業餘時間單兵作戰,可能偶爾會有靈光一閃的亮點,但是,如果無法長期保證穩定的內容輸出,粉絲還是會漸漸流失。

變現方面,打賞的收入也野u是一個基礎,如何像羅輯思維一樣挖掘出自己相關領域的電商模式,就考驗團隊的執行力了。

我們可以看到,最早的淘寶賣家和自媒體都是這樣,一開始也是百花齊放,到後來,業餘的已經干不過專業的了。大浪淘沙,利益越來越可觀之後,UGC漸漸被PGC取代。

中國的淘寶從來不是真正的以二手交易為主的地方,背後必須有電商團隊的專業化運作。羅輯思維當初有申音後來有李天田,Papi的經紀人楊銘也是Angelbaby的經濟人。

屌絲也野i以逆襲,但必須先成為專業的屌絲才行。

五、關係和場景:平台類社交產品在直播領域的機會

在「深度」體驗了不下30款直播類App以後,我覺得這個領域已經飽和了,資本和創業者都比較熱。由於視頻類產品的成本一直是十分高昂的,創業公司也陪n燒錢很久才能一路殺到最後,稍有不慎就滿盤皆輸。因此我反而更看好一些平台在這個領域的機會,比如陌陌和微博,因為他們有關係和場景。

關注國外視頻直播類產品的朋友,應該知道這類產品的鼻祖Meerkat前不久剛剛宣布放棄這個業務。其CEO曾經談到迫使他們放棄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Facebook/Twitter開始意識到它們的威脅,封殺了他們抓取用戶信息和用戶的關注關係;另一方敏,這兩家也開始各自推廣自己的視頻直播業務Facebook Live和Periscope。

在直播這個產品裡面,用戶關係和使用場景起到的作用令人驚訝。

微博上天然就有粉絲圍觀大V的娛樂生態,而陌陌上則有陌生人之間相互發現的社交需求。這兩個平台如果能夠接入直播類產品,會極大豐富自己主流程的深度,且和自己的產品定位也是符合的。加上原有的用戶量的優勢,初期上量和後期拓展會比白手起家的直播類App容易很多。

直播類APP的本質就是一個工具,它必須搭載合適的關係和場景,才能讓在此工具上生產的內容被最大效率地傳播和消費。因此,直播類App本身並不具備成為平台的可能,背靠有關係和場景的巨頭可能會是最好的選擇。

六、新用戶,新場景,新機遇

視頻直播這個行業,由於同質化(看看各家的交互介面就知道了)和線上即可完成消費閉環的緣故(流量入口為王),最後依然有極大可能也是寡頭市場。廝殺到最後的3-5家之後,要麼被BAT級別的巨頭投資或收購,要麼上演一場老大合併老二的戲碼。

不過,但這些都是資本層面的事情了。從用戶的角度來說,越來越多的90後甚至00後開始用視頻這種形式表達自我。這,不再僅僅是一個商業上的事情了,它與新一代網民的特質息息相關。不管是錄播還是直播,新一代用戶在媒介的選擇上都更加豐富,也更加大膽。他們更強調錶達自我,他們會覺得僅僅是文字和聲音是不夠的,太悶騷了,無法表達出他們真實的心聲。

從文字、表情、語音、圖片、視頻到直播,從靜態到動態,一路走來,媒介的千變萬化其實只是表象,背後的用戶需求才是我們真正應該去把握的,相信裡面還有不少的創業機會在等待大家。

人生沒有彩排,每天都是直播!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