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滅亡10多年,國軍發現清軍仍在此巡邏,清軍問:大清真亡了?

清朝滅亡10多年,國軍發現清軍仍在此巡邏,清軍問:大清真亡了?

清朝滅亡10多年,國軍在新疆此地發現清軍仍在巡邏,不知清朝已亡
新疆自古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除了在歷史的證明,駐守新疆歷朝歷代的軍人以及新疆各族人民群眾,都以自己的行動對此作出回應。

滿城白髮兵,死不丟陌刀。

獨抗五十載,怎敢忘大唐。

這是後人寫給大唐鐵血郡王郭昕的,郭子儀的侄子。唐肅宗末年至唐代宗永泰年間,吐蕃不斷侵入大唐西部邊疆,郭昕奉命巡撫河西、安西等地,擔任安西四鎮留後。安史之亂後,安西﹑北庭以及河西﹑隴右駐軍大部內調,吐蕃乘虛陸續佔領隴右﹑河西諸州,安西四鎮與朝廷的通道中斷。然而,四鎮留守軍隊仍孤軍堅守各鎮。郭昕被隔絕在西域長達十五年,直至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始與內地聯繫上。

唐朝深受感動,在這個時候,大約給郭昕率領的這支英雄的部隊發過一次軍響,印有「大唐建中」的錢幣被帶到了這裡,城門被打了開來,發餉的人看到,城中的士兵緊握陌刀,但一個個都已是蒼蒼白髮了。他們說:萬里一孤城,儘是白髮兵。生是漢家人,死亦大唐兵。雖被隔絕,但他們在,大唐就在。唐德宗貞元三年(787),吐蕃軍攻陷北庭,安西再度與內地失聯,他們遙望大唐,或悲壯戰死,或在歷史的長河裡下落不明。

比這個故事更遠的是漢代的一支軍隊,即:公元74年,東漢重新設立西域都護府,任命耿恭和關寵為戊已校尉。次年,北匈奴單于派兩萬精兵進攻車師,殺死車師後王,轉而攻打駐紮了數百人的耿恭駐地,將其圍入城中。此時正值漢明帝駕崩而無暇發兵,救兵不至,車師國又背叛漢朝,與匈奴合兵進攻耿恭。漢兵糧盡,陷入困境。他們拒絕匈奴的招降,堅守城池。直至漢章帝即位,才出兵戰敗匈奴。當援兵來到耿恭守城時,城中僅餘26人。待隨漢軍回至玉門關時,僅剩了13人,而且衣服洞破襤褸,形容憔悴枯槁。玉門關守將感動得親自為他們沐浴更衣。

這個故事被後人稱為「十三將士歸玉門」,在最困難的時候,士兵們笮馬糞飲其液汁,煮鎧弩食其筋革。匈奴為了誘降他們,答應只要他們投降,就給他們榮華富貴的生活,還要把匈奴公主嫁給耿恭。但是,漢軍卻殺掉了匈奴派來的使者,將他們在城頭烤著吃了。多年以後,岳飛因為他們而受啟發,在著名的《滿江紅·怒髮衝冠》里寫下了: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這就是歷史上駐守於新疆的軍人,用青春的血肉之軀永不磨滅地唱響愛國主義的長歌,揭示著個人對祖國的依存關係,表達著人們對自己家園以及民族和文化的歸屬感、認同感、尊嚴感與榮譽感。新疆各族人民群眾亦是如此,他們都有著為祖國戍邊的優良傳統。我們以塔吉克族為例。

18世紀時,帕米爾附近的浩罕汗國等部多次騷擾和掠奪色勒庫爾地區。1836年冬,浩罕侵略軍進犯色勒庫爾,阿奇木伯克庫爾察克率眾浴血奮戰,被浩罕入侵者殺害,為保衛祖國的領土,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歌頌這位民族英雄的長詩《太洪》至今仍在塔吉克人之中傳唱。

1877年,清朝政府派左宗棠出兵收復新疆後,塔吉克族人民應募組成「色勒庫爾綏遠回隊」,由駐防當地的馬隊旗官兼任管帶阿奇木伯克兼任總哨,負責保衛地方。許多塔吉克牧民自願遷到塔什庫爾干南部的熱斯坎姆附近邊卡和明鐵蓋等處,長期在那裡墾牧戍邊,擔任邊防重任。

新中國成立後,許多塔吉克族同胞自覺地肩負起,保衛國家邊境線和牧區安全的責任,曾有一位叫巴亞克塔吉克族牧民,40年如一日堅持為邊防官兵做進山嚮導,而他的家族已在此前義務巡邊60多年之久。據報道,目前,我國塔吉克族民兵達數千人,分布在塔吉克族聚居的多個地區。因此,有軍事專家稱,塔吉克族民兵是一支永不撤離、為共和國守邊的部隊,他們的帳篷扎在哪裡就等於軍營被設在了哪裡。

今天,我們要講的故事與以前說到的塞圖拉哨所有關。賽圖拉哨所距皮山縣城424公里、距賽圖拉鎮15公里、海拔3800米。原本是絲綢之路的南方交通線,可由此前往印度,佔據此地可窺視南疆內地。賽圖拉是古老的商貿通道,是通往印度拉達克首府列城的古絲綢之路上最後一個居民點。1877年,左宗棠收復新疆後成立敢死隊,與當地群眾聯手在賽圖拉、克里陽卡和麻扎達拉設卡,於祖國最西邊境的建立起了防禦大本營,承擔起了西部邊關八百多公里的喀喇昆崙山的守防任務。

1912年2月12日,北洋大臣袁世凱誘使清帝溥儀遜位,頒布了退位詔書,清朝從此結束。但是,駐守在賽圖拉的清軍並不知道清朝亡了,在此後的10多年時間裡,他們依然站崗、放哨、巡邏,為祖國守衛邊疆。在賽圖拉至今流傳著他們戍邊的故事。

1928年6月,原服從北洋政府的新疆督軍兼省長楊增新歸順南京後,國軍士兵在賽圖拉遇到了清軍士兵,但清軍士兵並不知道清朝早已滅亡,歷史已經改朝換代。國軍遇到的已經是清軍的第三代駐軍了。第一代清軍因無人換防,便和當地人通婚,不曾離開,之後便有了第二代,第三代……國軍遇到他們時,第一代清軍已經很老了,都快去世完了。

這個故事可能有著演繹的成分,說是國軍士兵當時看到他們時,為首的是一位很老的老人,幾乎走不動路了,顫顫巍巍的,站著都要拿一根木棍支撐,他問國軍士兵:「清朝亡了?」國軍士兵說:「亡了。」他把耳朵湊了過來,又問:「亡了?」國軍士兵說:「都亡十多年了!」他就昏死了過去。

說實話,我懷疑過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因為它與以前我寫到,1950年,解放軍駐防賽圖拉時,國軍士兵看到解放軍時,認為是部隊換裝了,真的有些相似。但告訴我這個故事的人卻對我說:作者,你好!新疆和西藏分界線的位置有一個海拔6700米的界碑,山腰有成群的藏羚羊不懼人類,想歇就歇,想跑就跑!頭頂的白雲,身邊的皚皚白雪,遠處的藏羚羊!好美的景象!海拔4241米的班公湖,中國部分是淡水,印度部分是鹹水,這一大奇觀連科學家都解釋不清楚……邊疆的事就這麼神奇,你有什麼資格懷疑呢!

據說,當年那位清軍老人被大家喚醒後,他又說:「唉,亡了就亡了,誰來了都一樣,把這個地方(邊防)給守好就行……」國軍士兵發現這些清軍破破爛爛的衣服上都有一塊清朝的軍服,且是被縫縫補補過了的,有的只是一隻袖子,有的是塊前胸或者後背,補丁層層疊疊,一塊塊地就像是傷疤,看著都會讓人心痛!(文|路生)